懒癌晚期,随缘更。

开心

他早上被闹钟吵醒,坐起身来,关掉闹钟,看着从窗帘的缝隙中挤进房间的那几缕阳光笑了笑。翻身下床从衣柜里拿出自己最喜欢的那套衣服,整齐地在床上摆好。然后就走进浴室,对着镜子很是仔细的洗漱好,将牙具,毛巾又很小心地放回原位。给镜中的自己一个鼓励地笑容之后,回到房间穿好衣服,对镜自照,理好衣领,穿好鞋袜。出门不忘将门锁好。路上遇到邻居、熟人也会微笑着打招呼。走到街口那家自己很喜欢的早餐店,跟老板娘点好早餐后就找了一个空位置坐下。
“哟,今天心情不错啊,不去上班啊?”
“嗯……我辞职了,我想好了,我要换一种生活。”
“哎,换种活法也好。我每天看你那么累,真挺心疼的。”
“谢谢了。老板娘。”
“没事。瞧你这客气的。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十三)


叶成欢一直睡到日上三竿,才挣扎着睁开眼睛。一睁开眼睛就看见自己周围满是女儿家独宠的桃粉色。揉揉胀痛的太阳穴,张嘴想要叫人的时候才发现嗓子疼的根本说不出话来。,只好敲了敲床柱。
“少爷……”唐喑递过去一杯温热的茶水,眼睛盯着地板,仿佛下一刻,那里就会开出一朵花。
叶成欢接过茶水,润了润嗓子:“萧寐呢?”唐喑从怀里掏出一封折叠整齐的信,和一串用铜板穿成的手链说:“萧姑娘已经走了。这是他让我交给您的东西。”
叶成欢拿过手链和信,拆开信封,手指有些颤抖的展开信纸,一字一句地看完了信。“她终于走了,这么多年了。”叶成欢看完信,心里不知是怅惘还是失望或是什么其他的情绪一起涌了出来,堵在心头,说不清,道不明,泄不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十二)

叶成欢把玩着手里的装在布袋子里的镜琉璃。
看见自己最想要的东西?自己最想要的是什么呢?小的时候想要同那市井中的小孩子一般,同他人追逐打闹,爬树摸鸟,玩那些廉价却趣味无穷的东西。后来,少年弱冠想要浪迹江湖,行侠仗义,留名后世。现在想要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拆开袋子,把手伸了进去,小心翼翼地掏出镜琉璃。定睛一看,自己手里拿着的正是一个鲜活的,还在跳动着的心脏。躲在暗处的唐喑则是看到叶成欢拿出一面映着他自己容貌的镜子。
叶成欢手一抖,镜琉璃又掉进袋子里。叶成欢痛苦地抱住自己的头。他知道那是谁的心脏,是他弟弟的。那颗心脏跳动的频率,握在手里的感觉和他当年抱住尚在襁褓里的弟弟是一模一样的。他的心中有一股无名火起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十一)

于安急忙向后一跳,重剑劈了个空。“成欢!”叶成欢眼神闪了一闪,依旧剑剑劈向于安。于安平时重在练习画符算命,剑术不算精通,对上擅长重剑强攻的叶成欢自是招招落败。眼见着于安被逼近墙角,叶成欢马上就要一剑劈下,却在半路剑锋一转劈向潺暮,杀了潺暮一个措手不及。潺暮向旁边就地一滚,堪堪躲过一剑,但是却没躲过紧跟其后的于安。
于安用剑抵住潺暮的咽喉,说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潺暮有些不甘的看了看于安反着寒光的剑锋,然后整个人一僵。于安向前一刺,果然只是一个影分身。叶于二人看了对方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赵恒!”
等到两人赶到客栈时,就看见萧寐站在床前尽力保护着赵恒抵抗着受到操控的金管家,另一边唐喑在尽力牵制着潺暮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十)

于安安排萧寐和唐喑去守着赵恒,自己带着叶成欢去了临风。
俩人刚踏进临风,就听见一阵悦耳的乐曲,只是无法判断来自哪里,细细听去倒像是像水一般将自己包裹住……
“嘶~”叶成欢右手一疼,才发现自己听那曲子竟听的入了迷,转头看向自己的右手,只见上面多了一块淤青,看向于安,后者朝着他勾了勾唇说:“不用谢。”
“二位有何贵干,若是来找暮蝉……”潺暮手里拿了一把琴,从内室走了出来。
“不是。”于安打断了潺暮的话,从兜里掏出了一样东西,“这个,是你的么?”
看了于安手里的东西,潺暮的声音猛地拔高了好几个音调:“它怎么会在你那!”
叶成欢的视线被于安挡了大半,于安手里拿的是什么他看的并不真切。
“我怎么得到它的,与你无关。”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九)

萧寐递给他们每人一支笔和一张纸条,叶成欢转头对于安说:“把你想说的话写在纸条上,一会放到纸船里。”于安看着纸条不知道要写些什么。写给父母?想必他们早已把自己忘了个干净。写给师傅?还是算了吧。不过看着其他人都已经准备把纸船放进河里,于安还是迟疑着在纸上写下了“望安好”,然后把纸条塞进了船里,放入河里的时候也不知自己希望它漂向何方。
“咳咳,老金,纸船呢。”赵恒虚弱的声音在众人身后响起。“少爷,还是……”金管家的声音里满是担忧。“老金!”赵恒的声音带了几分怒气。叶成欢转身就看见赵恒身上裹着厚厚的披风,不禁把眉头皱成了一团,大步走上前问道:“阿恒……你怎么……”赵恒看见叶成欢笑着摆了摆手说:“不碍事的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八)

于安搬到叶成欢的别院一个月左右就赶上了一年一度的中元节。

中元节早上,叶成欢一起来就看到了如以前一样放在桌子上的扁食。拿起一粒,丢进嘴里,边吃边说:“这么多年了,味道还是没变。”“少爷喜欢便好。”唐喑从暗处现身,站到了叶成欢的身后,手里拿着叶成欢的外衣,眼底是一片隐秘的温柔。

“你今年还回唐门看你师傅么?”叶成欢一边让唐喑为他穿衣,一边继续吃着扁食。唐喑边为他仔细地对好衣襟边答道:“不回去了,师傅前几个月来信说是云游去了。”“那晚上一起去放河灯吧。”“恩,那少爷今天还回去看老妇人么?”唐喑边问边环住叶成欢的腰,为他系好腰带。穿戴完毕后,叶成欢才有些漫不经心地开了口:“我上次什么时候回去的?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七)

赵恒的事情结束后,于安就搬到了叶成欢的别院去了,叶成欢除了过年和祭祀的时候会回到叶府,其余时候都住在这座别院里。

刚回来的头三天,叶成欢就把自己关在屋子里处理事务。托叶成欢和赵恒的福,现在城里很多人都会来找于安算卦,尤其是些要置办新宅子的有钱人家都会找于安看看风水。于安也是看人收钱,有钱的就多收点穷的就少收点,路上遇到乞丐也会随手施舍一些。

这天,于安在房里看书的时候就见一个下人跑过来对他说:“于道长,萧姑娘找你,就在门外。”于安放下手里的书从窗户的缝隙像外望去,发现萧寐正背对着他站着。于安走到外面,叫了一声:“萧姑娘?”话音刚落就见萧寐转过身红着一双眼睛看着于安,颤抖着说:“道长,你上次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六)

再过两天就是赵夫人的头七了,明天下人们就该回来准备下葬的事情了,人一多,要抓鬼就难了。想到这,于安的眉皱的更紧了。


夜色如水,明月安静的洒下一片银辉,就如同赵夫人去世的那晚一样。“吱呀——”于安推开赵夫人的房门,一切都保持着原样,甚至连赵夫人上吊用的绳子都依旧挂在房梁上。突然,于安走到绳子下面,弯下腰,手指在地上轻轻抹了一下,手指上粘一些褐色的粉末,嗅一嗅,还带着木头特有的气味。思索片刻,于安恍然。


第二天,天刚蒙蒙亮,于安就把叶成欢,赵恒,金管家叫到了大厅里,说是自己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了。


于安让金管家把所有的下人都召集到一起,于安从他们...

© 落笔成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