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癌晚期,随缘更。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五)

回到赵宅后,叶成欢就问于安:“道长,刚才在临风看出什么蹊跷?”于安摇了摇头,咬了咬下唇说:“有妖气但是不凶,而且并没有感受到鸢尾姑娘的存在。”

“咚咚咚!”大门口传来一阵急促的敲门声,众人面面相觑:这时候会有谁来?

赵恒让金管家去开门。金管家把门开了一条缝,看着门外风尘仆仆的男人不禁皱紧了眉头:“今天老爷和少爷都不在家,公子有什么事明天再来吧。”说着就要把门关上。

“诶?!”男人伸出手插进了门缝里阻止了金管家的动作,“我是来找袁媛的。”“少夫人?”“…………对。”

金管家把他带到了赵恒眼前。赵恒抿了一口手中的热茶,说:“你是……?”男人深呼吸了一下才开口:“我是来找袁媛的。”听了男人的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四)

赵恒醒后,一直坚持要找到鸢尾,无奈,金管家只好为他换好衣服,带他一起出来。

临风是一家琴馆,位于市集的一个角落,赵宅的西北方。

一进门就见地上铺了一条长长的地毯,地毯两边放着各种颜色大小不一的琴。正对着门口的墙上挂了一幅字“暮”。而在字的下方有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正在弹琴,听见于安一行四人进门也并未为之所动,依旧不紧不慢的弹着琴。等到最后一个音符消失在空气中的时候,她才站起身,行了个礼说:“各位,有什么我能帮上忙的么?”

叶成欢勾起了嘴角,边走向那女子边说:“叶某早就听说在闹市之中有一家琴馆,与众不同,恍若仙境,而且更难得的是这琴馆的老板娘更是美艳不可方物,今日一见,果然叹为天人。”说完,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三)

第二天,于安让赵恒给宅子里的仆人放了两天假,偌大的宅子瞬间变得空荡荡的。接着,于安又让金管家在院子里清理出一大片空地,然后,就在空地周围一圈又一圈走着,一边走一边念念有词,还不时抬头看看太阳。

到了正午,于安让金管家拿来黑狗血和紫檀朱砂墨。先是用黑狗血在地上画了一个大圈,然后又把剩下的血和墨混在一起,转头对众人说:“过来站在圈里,一会无论如何都不要踏出圈子一步。”

正午的太阳有些耀眼,于安转头时,有一半的脸被影子遮住,显得分外好看,叶成欢微微眯了眯眼,舔了舔唇,走了过去。

见众人已经在圈里站好,于安从怀里掏出毛笔蘸了蘸墨汁,又从腰间抽出一把桃木剑,一边在剑身上书写着繁琐的符咒,一边喃喃地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二)

“啊!!!!”一声突兀的尖叫打破了赵宅的宁静。

“一大早就吵吵吵!真是一点规矩都没有,看我不抽你们几鞭子。”管家一边走一边骂骂咧咧地念叨着。

“天哪……”“怎么会这样……”“真可怕……”“金管家来了……”金管家皱着眉头,喊着:“都干嘛呢?!啊?!一早都不干活啊?!是不是想挨鞭子啊?!”原本在房门口挤成一团的下人,看见金管家都纷纷向两边退开。

金管家皱着眉头走近房门口,往房间里看了一眼不禁倒吸了一口冷气,只见赵公子新进门的夫人吊死在房门里,死相很是吓人。而发出尖叫的下人小梅早已吓晕在门口。

金管家迅速稳定了情绪,转身冲着周围的下人挥了挥手,怒叱道:“都去干活去!快去!”又用手指了两个精壮...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一)

“成欢,听说最近新来了一个道士,算命特别准,我们去看看吧。”萧寐扯着叶成欢的衣角撒着娇。“好啊。”叶成欢摩挲着手里的玉佩有些漫不经心地回答道。

萧寐看着那个玉佩有些不甘地咬了咬下唇,但是随即便重新笑了起来,扯着叶成欢的胳膊就往外走。叶成欢有些无奈的跟着萧寐去找那个据说算命很准的道士。

那个道士在闹市中的一个安静的角落,摆了一张桌子两张椅子,桌子前挂了一个牌子上面写着“测字算命,捉妖降鬼”

萧寐拉着叶成欢坐了下来。“姑娘要算什么?”道长不急不慢地开口说到。声音带着纯阳雪的三分冷意。“算我和这位公子的姻缘。”“烦请姑娘伸出右手借贫道一看。”道长瞟了一眼萧寐耳坠上的玉,声音没有什么变化。萧寐一...

© 落笔成刃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