懒癌晚期,随缘更。

【剑三】【同人】【剑道】残剑(十一)

于安急忙向后一跳,重剑劈了个空。“成欢!”叶成欢眼神闪了一闪,依旧剑剑劈向于安。于安平时重在练习画符算命,剑术不算精通,对上擅长重剑强攻的叶成欢自是招招落败。眼见着于安被逼近墙角,叶成欢马上就要一剑劈下,却在半路剑锋一转劈向潺暮,杀了潺暮一个措手不及。潺暮向旁边就地一滚,堪堪躲过一剑,但是却没躲过紧跟其后的于安。
于安用剑抵住潺暮的咽喉,说:“你为什么要这么做?”潺暮有些不甘的看了看于安反着寒光的剑锋,然后整个人一僵。于安向前一刺,果然只是一个影分身。叶于二人看了对方一眼,异口同声道:“赵恒!”
等到两人赶到客栈时,就看见萧寐站在床前尽力保护着赵恒抵抗着受到操控的金管家,另一边唐喑在尽力牵制着潺暮。叶承欢和于安立马提剑加入战斗。几人齐心协力才勉强制住潺暮。
于安走到床前探了探赵恒的鼻息,面色严肃的看向潺暮,语气冷硬的说:“解咒。”潺暮把脸转向一边“哼”一声。
于安眯了眯眼说:“他如果不能按时进入轮回,你家小姐就要生生世世孤独终老了。”
“你!”潺暮猛的看向于安,最后还是不甘心的妥协了,“把我放开。”
“你跑了怎么办。”萧寐立马顶了一句。“你们这么多人还抓不住我一个么?”潺暮边说边白了萧寐一眼。萧寐刚想开口,就被叶成欢抢了先:“唐喑,你先把她手解开。”
唐喑把潺暮解开以后,潺暮揉了揉手腕,从兜里掏出一粒药扔给了于安,有些不情愿地说:“给他吃了,过两天就好了。”
于安让金管家喂赵恒吃药,自己则走到潺暮面前,看着她说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所做的一切让他俩越来越远。”潺暮毫不示弱地迎上于安的目光反驳到:“怎么可能,明明就是他负了我家小姐,这都是他应得的,我家小姐为了他付出了一切,可是他呢!”“这世间痴男怨女,情爱纠葛,冥冥之中自有天定,你不过一区区小妖怎能妄下定断,若不是你之前自作聪明,他俩这一世就当喜结连理,情定三生,现在因为你还不知要等到何时。”“这……”潺暮一下子瘫在了椅子上“怎么可能……小姐……小姐……我……”
潺暮瘫坐在椅子上,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往下掉,地上慢慢长出许多藤蔓,将潺暮裹了起来,待藤蔓消失时,椅子上只剩下一把古琴。
“她就是暮蝉。”叶成欢看着琴,面无表情。
“嗯,之前给她看的那个是镜琉璃,它在你眼里会变成你内心一直在寻找的东西。”于安找了一把空椅子坐下,揉了揉太阳穴,语气中是掩不住的疲惫。
听的一头雾水的萧寐忍不住开了口:“你们……在说什么?”
于安闭了闭眼,说:“暮蝉是千年前一个宫廷琴师的女儿用桐木制成的一把琴,这把琴原本是送给自己心仪的男子的,但是那男子受到当时公主的威胁,若是不娶公主,那琴师的女儿必死无疑。后面的故事就跟那些传奇故事一般俗套,可是万万没想到这把琴却修成了妖。”说完就站起身往外走,边走边说:“金管家,赵公子恢复之后,就可以回去了。这琴,就给赵公子吧。”
叶成欢急忙追了出去,跟在于安身后:“于安,镜琉璃……”“你想要就留着吧。”说着就丢给了叶成欢一个绣着奇异花纹的布袋,“其实,刚才对潺暮说的那些话,是我编的。”
叶成欢手里拿着袋子,呆呆地站在原地,任由于安越走越远。

评论
热度(7)

© 落笔成刃 | Powered by LOFTER